麻豆传媒视频免费看

曹东显然很担心段云囤积如此多的天线一旦无法卖出的话,将会损失惨重。

但曹东不知道的是,段云一直都在等待一个时机,那就是血疑》即将在国内放映。

其实血疑》这部电视剧最早的时候是内地的一些省台先引进播放的,而进入央视播出则是1984年的事情。

这也就意味着,省台要比央视整整提前两年播出这部电视剧,而这部剧的火爆,也正是从省台播出后开始的,收到的省台越多,就越有几率提前看到这部引起过万人空巷的日剧。

当年的血疑》集中了情节剧所有可能的煽情因素,在80年代赚取了中国人很多的眼泪。

除了主角们火的一塌糊涂,还火了的就是剧中主角们穿的衣服。那个时候流行的“幸子衫”,“光夫衫”还有“大岛茂包”,也让当时的商家,大赚了一笔。还有就是,剧中“大岛幸子”的发型,更是被女孩子们所模仿。用现在的话来说,“幸子衫”成了当年的热门话题!

对于这种现象级的商业事件,段云自然是会大家利用的,而且段云前期在大兴市各个厂区都已经有一定基数的天线用户,而随着这部剧在各个省台的热播,段云天线系统的口碑将会呈现一个辐射式的扩散。

“哥……”此时曹东已经彻底听傻了,他万万没想到段云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虽然天线的利润很高,但也是有一定成本的,如今囤积的这两百多个天线本钱起码也要上千块钱的成本的,而且这还只是天线架子的成本,至于放大器电路板和元件,曹东不知道段云的进货渠道和价格,但价格应该是更贵的,所以担心一旦东西卖不出去,而流动资金花光的话,这个摊子就会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。

“做好你该做的事情,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。”段云拍了拍曹东的肩膀,接着说道:“对了,这几天你没有事情的话,就穿上工作服,到各个厂区的用户家里做下售后反馈,如果发现天线有任何故障的话,就给他们免费修理更换,记住,态度一定要好。”

段云知道他们这种类似传销的销售手法虽然隐蔽,能逃避国家对投机倒把的打击,但有一个弊端就是用户买到东西出现问题后,无法像正规商场那样有售后服务的修理点来修理,时间一长的话,肯定会造成用户的极大不满。

用户即是上帝。

像向日葵一样阳光美女图片

这些优质用户现如今是段云的珍贵的资源,对段云白手起家阶段作用巨大。

而且为了即将到来的商机,段云也需要借助这些用户来发酵自己产品的口碑,所以不想因为产品质量差无售后而引起一些负面的宣传。

“行。”曹东闻言点点头。

虽然曹东是无法理解段云的商业计划和想法的,但毕竟都有是老板,他的任何决定曹东只能照做。

“那你去忙吧。”段云说完,转身离开了库房。

回到工作室后,段云开始继续设计他的音箱。

刚才测试的音箱设备虽然效果还行,但感觉没什么特色,段云打算设计出一个新的‘低音炮’音箱。

按照段云前世的经验,如果想设计出一个重点突出低音效果的音箱,那么必须要使用大尺寸的喇叭,刚才用的三寸小喇叭显然是不够用的。

喇叭尺寸越大,成本就会更加昂贵,综合考虑后,段云决定用八吋的喇叭来设计音箱。

除了低音部分,中音和高音也同样重要,所以段云在新音箱的设计上,用了大小两个喇叭,八吋喇叭负责低音部分,而上方的三寸喇叭则负责中高音的部分,这样的话,音质效果会更加的清晰震撼。

另外机箱的外观也是非常重要的,考虑到这个年头的人审美观念,做的太花里胡哨会缺乏厚重和高档的感觉,所以段云这次用的是相对保守的设计,机箱部采用黑色调,另外机箱上方还会装一个金属感十足的铭牌,上面刻上山寨的‘芝东’中英文商标。

有了设计思路,段云设计的很快,到了晚上夜班的时候,已经大致设计的差不多了。

晚上夜班的时候,段云再次找到了模工班的班长井师傅。

现如今段云和井师傅已经算是相当熟识了,上次的音箱也是井师傅帮忙做的,木工手艺确实非常的精湛。

不过段云一次两次求人尚且没有问题,但时间一长,这人情显然就用的有些过了。

所以段云一早就琢磨着想和井师傅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,为他制作模具和音箱。

相比崔林雷子这种刚入厂不久的小徒工,井师傅则是个工龄超过二十年的老技师,基本工资五十八块五毛钱,外加各种奖金,放在厂职工里都算是高工资。

段云想将这样的能人收入自己手下,显然也是需要重金收买的。

当天晚上的时候,段云并没有先把自己的设计图纸交给井师傅,而是和他闲聊了两句。

井师傅名叫井志迁,今年五十出头。

段云提出明天晚上请井志迁下馆子喝酒,井志迁最开始是拒绝的,但当段云提出有可以挣钱的私活的私活,井志迁这才来了兴趣,同意了段云的邀请。

其实井志迁这些年来,一直都有在厂区接一些木工活干,主要是帮人打家具啥的,不过由于找他帮忙的都是厂子里的熟人,所以虽然活不少,但为人厚道的他实际上也没多赚几个钱,一个月下来接个三四趟活,也就能赚个十几块的外快补贴家用。

而且井志迁家中现在还有两个儿子到了结婚的年龄,需要帮他攒钱置办东西,正是缺钱的时候,所以听到段云这边有能赚钱的私活后,就答应和他晚上到饭店吃饭的时候详谈。

于是到了第二天下午五点的时候,井志迁早早的就等在了厂区国营餐厅的门口,等待段云的到来。

“来了。”当段云骑着自行车来到饭店看到门口站着的井志迁后,立刻笑吟吟的迎了上去。